Category Archives: 食品安全

安全的三文鱼,在中国也有!

589px-Salmon_sashimi

我非常喜欢三文鱼的独特味道,感觉它们是自然赐予我们的最佳食物之一。三文鱼提供含有对心脏非常有益的EPA和DHA的Omega-3油,蛋白质,维生素D,并且它的危重金属如汞等的含量很低。我常建议多吃类似三文鱼之类的多脂鱼,每周一次可以大大降低罹患心脏疾病的几率。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在2006年的一篇研究报道上提到每天摄入250-500毫克的Omega-3脂肪油能够将突发心脏病的几率降低36%,全因死亡率也会降低17%,然而超过500毫克的日摄入量带来的益处有限。人工养殖的三文鱼,每100克(3盎司)即含有2克以上的omega-3(高于野生三文鱼),即便每周指出现在餐桌上一次也达到了营养要求,因为健康的油脂可以在人体细胞内存储几周时间。这真是个好消息啊!但当我将这个信息告诉我的患者时,他们通常的回答是:“我倒是想多吃点鱼,但不知道哪里能买到安全的鱼类食品。”

九年前,当我和妻子来到北京定居的时候,我们通常都是在一些大型的世界连锁超市里采购鱼或者其他肉类视频,比如家乐福和沃尔玛这类超市,因为我们觉得(不论好坏)这类连锁超市会在质量控制和安全标准上有更加严格的标准,特别是进口食品控制上。特别是这种大超市也开始引进有机食品,这些年我们都在那里采购这些食品。后来我们发现了一家德国人开的麦德龙超大自助商场,我们很快改在这里采买所有的肉类食品,他们有非常好的物流,他们的食物加工链是可追溯的。也就是说,我们非常信任这家店,而信任这个词在中国显得这么难能可贵。麦德龙出售的三文鱼大部分是来自法罗群岛的三文鱼养殖池塘,那里是北大西洋的较为安全的水域地区,那里养殖的三文鱼不含抗生素,并获得非营利机构“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的认证。麦德龙所在街区上有一个“宜家”店,那里也出售非常好的来自斯堪的纳维亚水域的冷冻三文鱼,都是获得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或者海洋研究协会的认证,而且价格也都很合理哦。这两家店的三文鱼售价都在60-70元/斤。所以对北京的鱼类食品有担心的,这就是我给的建议哦。

omega-3 Fatty Acid Fish Safety Doses
不同鱼类食品Omega-3以及汞含量的对比

我们依然喜欢去麦德龙和宜家,但现在我们的买三文鱼的首选是每月团购,叫做“比安卡团购”,由前“美西西餐”的成员组织的。每个月他们会走遍北京所有的鱼市场,甄选来自挪威、加拿大或者法罗群岛的养殖三文鱼,经过去骨和真空包装后冷链送到客户家中。这个服务真是太棒了,我们家冰箱里一般存放大约半条三文鱼的量,可以维持家里人几个月的需要。比安卡及其团队也售卖雪域和其他当季鱼类。关注他们的微信号“GroupBuyByBianca”或者给这个地址发邮件[email protected]就可以加入团购,价格随行就市,最近三文鱼45元/斤,加上10%费用以及加工费等,总价月65元/斤。

最近我们买鱼类和肉类食品的新发现依然是在网上。首先是沱沱工社,北京当地的一个非常好的有机农场,之前我也有提过,非常值得信任,持有国际有机食品认证,非常好的销售链,便捷的在线付款,专业的快递服务,无可比拟的有机品质。对北京人来说这真一个非常好的采购渠道——并且他们的网站tootoo.cn是英文和中文双语的!挪威三文鱼200克装的36-50元/袋。除了三文鱼,他们现在也出售很多其它类型的肉类——下面罗列了他们的进口鱼类产品单。我们成功地试过他们家来自欧洲的贝类产品——苏格兰的贻贝还有来自厄瓜多尔的虾味道都是非常棒的。

哪里买的? 价格每斤 备注
宜家 69元/斤 ASC认证,大西洋
麦德龙 60-70元/斤 ASC认证(法罗群岛:Bakkafrost水场
家乐福 128元/斤 法罗群岛
京客隆 78元/斤
沱沱工社网店 90元/斤,(36元/4两) 挪威
比安卡团购 70元/斤(95元/公斤+10%服务费+65元) 养殖:法罗群岛、挪威或美国
绿叶子食品店 123元/斤,245元/公斤 挪威

 

除了沱沱工社以外,中国现在涌现了大量的通过APP以及网站售卖食品的店家,他们获得了来自大型网站以及投资公司的为数不低的投资。我妻子常用的一家叫做易果的网站yiguo.com,我们一开始喜欢这家店是因为他们家的进口水果,却发现他们也有非常好的肉类食品,包括特选的进口牛肉。其他的大型网店还有“一号店”“我买网”和“京东”的网上超市,他们都有自己的供应链和销售中心,理论上来说这给消费者提供了更为可靠的质量保证和食品源追溯保证(同时我发现他们物流服务更快捷)。亚马逊中国也有网上超市。所有这些电商都提供了比当地市场更为丰富进口的各种食品出售。

很多移民中国来的外国人常会去一些小型的国际超市采买三文鱼或其他肉类食品,这类超市常见有绿叶子超市、婕妮路超市等,这当然没问题,尤其如果这些超市正好在回家的路上,那就更便捷了。我只是觉得那里的价格会比其他地方的要高出来很多(详见以下的比较表格),而且可能从食品安全角度来说,这样的小超市的低仓储量可能带来的问题。很多人也会去一些当地的如三元里市场等采购三文鱼,但我个人强烈怀疑那里出售的食品的安全性,因为很多肉贩子将鲜肉直接放在室温中在木质案板上暴露着,苍蝇哄哄的样子,我就不用一个个去分析哪些地方可能存在食品安全隐患了吧?在这个世界上,我绝不会建议你购买任何暴露在室温下超过两个小时的肉类食品。

ikea-salmon

关注ASC认证标志…

除了在家自制三文鱼,去外面的餐馆也是个很好的选择。所以喜欢寿司的人可以在日料店里每周去一次吃几片三文鱼刺身也就能达到Omega3的摄入量。北京的好处是这里有很多超棒的日式料理店提供三文鱼刺身等菜式。我们最喜欢的是一个叫做“鱼清”的小日料店,就在亮马桥四季酒店附近的四叶燕莎店隔壁;客人可以自助选择想要的鱼,厨师就会现场制作好了之后供客人在店内享用。

那么还有很多人是每天都会摄入鱼油营养补充药丸的,这不也是个好办法吗?包括我自己再也这么做过。很久以前美国心脏病学会也建议每天摄入适量的鱼油座位补充,但遗憾的是最近的研究发现一个让人感觉不大好的结果,这种营养补充剂的作用极其有限。鱼中一定还有除了Omega3之外的别的什么东西,为人类心脏的健康提供协助,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等我手里的这瓶鱼油吃完了,我就不会继续吃了。

说了半天,我希望我已经成功地说服了至少一部分的读者:健康的鱼=健康的心脏。对于北京生活的人来说,让平时的餐桌上多一些安全的三文鱼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困难,而且价格还可以十分实惠。不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或者周边没有好的市场/超市的人们也不用着急,现在很多网络超市,可以将三文鱼直接送到家。但如果你确实担心商家信誉问题、担心渔业发展的可持续性,也希望买到无化学残留或抗生素的海鲜食品,那么就要注意商家售卖的鱼产品是否有ASC、BAP或者MSC的认证标志——宜家或者麦德龙是最安全的选择了。

从普遍意义上说,以下是一个来自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的一个表格,列出了每日摄入250毫克Omega3量,你需要从以下不同的价值的鱼类中获得:

预计每天摄入250毫克鱼类的EPA和DHA的费用

 

Translator: Sherry Wang @ hisherry.com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is here:Safe Salmon in China? Yes! 

请参考我其他的有关于健康的文章

wechat600

在北京,寻找心仪的有机农场

tootoo organic farm beijing 在北京寻找心仪的有机农场,农场地图及联系方式承认这一点真是有些难为情:在北京呆了七年,今年春天我总算接触到了这里的有机农场。我和太太从其中两家农场订购了食品,并去了实地参观,现在我们已经确信,自己将从此享受到有机农场带来的安全、便捷、美味的食物,我们的生活品质得到了巨大提升!在北京的这些年来,我曾尝试过一些有机食品,去当地的“乐活城”和其他市集买过东西,并且尝试过自制有机酸奶。我听说过像德润屋生态农场这一类的小农场,最近也时常听人们提及沱沱工社。现在,我的儿子亚历克斯已经到了可以吃辅食的年纪,我们夫妻俩决心要尽可能减少他接受有害化工产品的机会,因此开始正儿八经地了解北京本地的有机农业。我很惊喜地发现,眼下的有机食品相比几年前,已经多了很多选择。

购买有机食品,我的主要出发点是环境安全,而非营养价值。美国儿科学会(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在2012年的《有机产品报告》(report on organics)中表示,“可以证实,吃有机食品能令消费者较少暴露于农药相关的疾病。现已证实,相比常规种植方法,有机农业带来的环境影响较小。不过,现有证据无法证实相比常规种植法生产的食品,吃有机产品会带来任何有统计学意义的营养益处或缺陷。”尽管没有坚实的直接证据证明,但考虑到有越来越多数据表明化工产品对健康,尤其是儿童健康的伤害有关,我自然想要尽一切可能,减少家人接触重金属、农药和其他化工产品的机会。

不过可信度是个大问题,我遵循的是“信任且验证”信条,如果面前有甲乙两个农庄,而甲农庄能向我出具独立测试结果,证明他们的土壤、水源和产品是无公害的,那么,我肯定会选择甲农庄。我看到了沱沱公社和“分享收获”(清华大学社区食品安全研究推广中心的合作基地,采用公平贸易的方式与本地农户合作)提供的一些数据,这类农庄的透明度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的决策。

tootoo organic farm beijing很多有机食品消费者更喜欢小型夫妻档农场的那种亲密感,我也看到了社区支持农业这股浪潮的吸引力,这种农业建立在农场和客人之间的信任与熟悉基础上,在北京农夫市集上,我就发现很多客人跟摊主已经有了很深的联系。我也欣赏地产地销(locavore)这种理念,为保护环境可持续性,尽量吃本地出产的食物(一想到北京高档超市里销售的有机蓝莓是由智利进口,而这会带来巨大的环境代价,就让我不寒而栗)。不过我得承认,在中国,我还是宁愿从大型农庄购买有机食品,而且这类农庄应该有实力取得中国或国际机构的有机认证。由于中国尚未正式颁布强制性的有机食品认证国家标准,多家国家认证机构执行的认证标准也就各不相同,认证市场较为混乱,也频繁出现在有机食品中检出农残超标的问题。作为普通消费者,我和家人只能倾向于信任国内的权威机构,或欧盟有机认证中心和国际有机农业认证联盟(IFOAM)批准的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心。(你可以点击这里查看欧盟有机认证数据库,北京的诺亚有机农场和沱沱公社都在其中。)

普通草莓农田。研究者表示有机食物比起普通食物,并不会更有营养,受污染的危险性也一点儿都不低。

我们先尝试的是德润屋,这是一家位于昌平、报道率很高的私营农场。由于所有菜品进行有机认证费用过高,小型农场难以承受,这家农场并未接受正式的有机认证,但承诺不使用农药、化肥及含有激素污染的畜便,坚持轮作和间作的农业传统。他们的新网站提供了中英双语,可以十分方便地在线购买并支付。我们很喜欢这家的绿叶菜,而且它家自制的豆腐真是特别好吃。菜价十分合理,平均每斤在10元左右(不含配送费用)。

tootoo organic farm beijing 农场地图及联系方式受到这次成功经验的鼓舞,我们接着又尝试了北京有机农场的大佬级企业:沱沱工社,这是一家靠近平谷的大型农场。这家农场由纳斯达克上市的九城集团所有,因此根基打得十分扎实,他们有自己的冷链配送,而且也有实力承担每年一次的有机认证费用,得到了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心(COFCC)和欧盟有机认证中心(Ecocert)的双重认证。沱沱工社每天配送,而德润屋是在每周三和周六配送。沱沱工社的有机食品选择也十分多样,以有机蔬菜居多,有机水果少一点,价格通常较为合理,送货团队的专业程度也让我们印象深刻。当然啦,他们所供食品的味道绝大多数都很好。

在一个难得没有雾霾的周六,我们一家走访了沱沱工社,能亲手抓几片菜叶,看着一只四天大的小羊羔摇摇摆摆地跟在妈妈后面,亚历克斯玩得十分尽兴。这儿的员工很热情,领着我们仔细参观了一圈。经过了这次实地考察,我和妻子对于从这类本地有机农场订购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们最近还去了趟北京农夫市集,这个市集没有固定场所,我们去的这次设在酒仙桥的颐堤港。对于参与集市的农场和产品种类之丰富,我们十分吃惊。上个月,我还第一次发现了一家场地固定的集市,地点位于太阳宫凯德Mall。这两次赶集,都令我愉快地回想起往年在旧金山赶集的经历。虽然北京的这些集市还处在初创阶段,但我相信高质量的农产品一定会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tootoo organic farm beijing 农场地图及联系方式一堆有机苹果在市场上展示着。

  •  正谷农业 – 经过欧盟有机认证,同时是国际有机农业认证联盟成员。这同样是一家大型农业企业。
  • 诺亚有机 – 农场距离沱沱农庄的基地很近,同样得到欧盟有机认证,而且农场对外开放参观。
  • 绿牛有机农庄 – 位于顺义,是一家社区支持农业企业。
  • 小毛驴市民农园 – 是一家社区支持农业企业。
  • 分享收获 – 另一家位于顺义的社区支持农场,开有淘宝店,博客上公开发布了土壤测试结果
  • 三分地有机农场 – 同样是位于顺义的社区支持农场,可在线订购食品。

请参考我其他的有关于健康的文章


翻译:学清 Originally printed in my New York Times China edition health column here. A translation of my original article, Organic Farms in Beijing: My Adventure Finally Begins

tootoo organic farm beijing

小心身边的塑料制品

的儿子亚历克斯已经快一岁了,他喜欢把什么都放到嘴巴里,特别是洗澡玩具。当他高兴地啃着那只荧光橙色、长着大大的眼睛的螃蟹时,我总归会有点紧张。玩具的塑料小部件会不会被他吃下去?这套沐浴玩具组是中国生产、出口到美国的,生产厂商宣称它们“安全可靠”,质量“达到并超越”了美国法律规定,但这究竟指的是什么呢?美国有这样的法律吗?我这是杞人忧天吗?此外,我和其他家长又能在多大程度上保护亲爱的孩子免受各种环境伤害?

bathtoy

想到当今世界对化工产品和塑料制品的依赖时,我不禁联想起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曾说的“已知的未知”——我们都知道,对于自二战后出现的8万余种消费者化学制品的安全,我们知之甚少,因为没有法令要求对这些制品进行人体实验。世卫组织(WHO)在其2012年的报告《内分泌干扰化学制品的科学现状》中表示:“目前大多数商业性使用的化学制品并未接受任何测试。”

人们最主要的顾虑是内分泌干扰物,这是一种分子结构与我们的天然激素类似的化合物。由于结构相仿,它们可以跟与天然激素结合的相同的受体接合,由此改变正常的内分泌活动,进而影响我们人体健康的方方面面。最让人担心的是儿童,因为这些内分泌干扰物可以在最敏感的生长冲刺阶段——首先是在母体的子宫中发育时,接着是在青春期阶段——产生永久的伤害。最臭名昭著的例子是己烯雌酚(DES),在二战后很多孕期妇女服用了医生开具的这种人工雌激素,目的是防止妊娠并发症。但人们渐渐发现,服用这种药物的妈妈生下的女婴罹患一种罕见的阴道癌,DES因此作为一种致癌物遭禁,但即使是现在,当年的这群“DES女儿”仍然继续遭遇生殖健康问题,而且出现问题的不仅是她们自己,还有她们的女儿,这意味着一些内分泌干扰物可以永久地改变我们的基因,影响子孙后代。这便是我最担心的现代警世寓言,也是世卫组织关注的焦点:我们的子女,我们的后代。

极富声望的《美国医学会杂志·儿科》(JAMA Pediatrics)在2012年发表了学会对内分泌干扰物的评论,基本上认同世卫组织对这种化学制品的评价,那就是尽管有关人体研究的硬数据并不十分有力,但足以令人感到关切,并做出结论,“作为预防手段,有避要减少孕期妇女和儿童暴露于内分泌干扰化学制品中”。

Plastic ID Codes and Properties. Source: tinyurl.com/o487x9o
Plastic ID Codes and Properties. Click to enlarge. Source: tinyurl.com/o487x9o

令我担心的是,虽然像DES这类化合物已经遭到了禁止,但还有大量内分泌干扰物仍然广泛用于各类日常用品中,最常被人提及的化合物包括双酚A(BPA)、聚氯乙烯(PVC)和邻苯二甲酸酯。双酚A可以制造防碎塑料,在20世纪60年代以来就被普遍用于制造塑料(奶)瓶、幼儿用的吸口杯、食品和饮料(奶粉)罐内侧涂层。而在家中的保鲜膜、塑料肥皂盒和管材这类透明或半透明用品中,聚氯乙烯是常见的材料。邻苯二甲酸酯是最常见的增塑剂,在玩具、化妆品、食品包装中十分普遍。它们可对儿童产生伤害,跟不孕、肥胖、癌症和神经发育障碍,比如行为异常和智商低下有关。针对双酚A,现在国际社会与中国的标准十分统一,欧盟、美国和加拿大、中国都已经禁止其用于婴幼儿食品容器(如奶瓶)的生产。至于邻苯二甲酸酯,中国的质量标准上则有所滞后,2011年2月,欧盟已将三种常见邻苯二甲酸酯直接列入化学品“淘汰名单”,在儿童产品中的使用受到了严格控制,而中国2008年颁布的国家标准玩具及儿童用品聚氯乙烯塑料中邻苯二甲酸酯增塑剂的测定》中,虽对玩具中邻苯二甲酸酯的测试方法做出了详细规定,但未对其含量设限。近两年,质检部门就分别在出口的童鞋儿童玩具中检出了超标的邻苯二甲酸酯。在台湾,2010年,一位从事包膜工作多年、长期接触塑化剂的女工所怀胎儿查出患隐睾症,主治医生怀疑与其长期暴露于较高浓度的邻苯二甲酸酯有关;而在香港,浸会大学于201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抽查的200个香港人血液样本中,有逾九成邻苯二甲酸二酯含量超标。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研究和“共识”声明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几乎所有研究都是动物实验而非人体实验,因此没有人可以打保票说,在动物身上造成的伤害必然也会出现在人身上。实验室的小鼠和猴子并非人类,而我们确实知道,有很大一部分药物虽然在小鼠身上取得了极好的效果,却在下一阶段的人体实验中失败。因此我需要承认,所有关于现代社会化学制品的医学顾虑都并非定论,我也希望未来我们能得到更加坚实的数据。

一些研究人员曾为了减少这种不确定性而做过实验,他们帮助研究对象移除了家居环境中的所有塑料制品来源,比如塑料容器和预包装食品,随后监测其尿液中的BPA和邻苯二甲酸酯副产品浓度。这些研究的研究十分惊人,也让人深感不安。其中最著名的一项研究是在2010年1月,在旧金山湾区进行,研究者来自于美国“寂静春天研究所”(Silent Spring Institute)和美国乳腺癌研究基金等科研院所。他们移除了5户人家共20口人所接触的所有BPA和邻苯二甲酸酯产品,结果他们尿液中这类化合物的浓度确实明显下跌。但2013年一项类似实验却出现了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结果:实验组的邻甲二甲酸酯水平出现了显著增加。研究人员随后检查了参试人员的各类食物来源,结果在其“相对健康”的预包装食品中,发现芫荽粉的邻苯二甲酸酯浓度高得惊人(21400毫微克/克),此外,在乳制品和辣椒粉这类香料中也都含有较高浓度的邻苯二甲酸酯(前者为超过440毫微克/克,后者为700毫微克/克)。研究人员推测,这可能是因为包装材料中的邻苯二甲酸酯迁移到了食品中。

Hong Kong Centre Food Safety Plastics Packaging
家长们可以在几个消费者团体网站和博客中查找有益的建议。我比较喜欢“Soft Landing”博客,你可以在里面找到十分有用的安全产品购买指南。此外,香港食品安全中心也很有用,不仅提供了一次性塑料容器使用指南,同时还可以下载一个PDF版本的食品包装与容器安全使用指引儿科环境健康特别小组也提供了类似的建议。以下是我汇总的一些最值得推荐的建议:

1. 尽量购买不含BPA、邻苯二甲酸酯和PVC的产品,在“Soft Landing”博客上可以找到很详细的列表,尤其要避免含这类成份的婴儿制品。

2. 将所有塑料食品容器都换成玻璃的。

3. 参考塑料编码体系指引,避免标志上注明3、6和7的产品,使用标明1、2、4、5的产品,后者材质较为稳定,有更好的耐热、耐酸、耐油等特性。

4. 考虑购买有机食品,以减少暴露于农药中的风险。

5. 如果需要使用塑料食品薄膜,只使用PE(聚乙烯)薄膜;尽可能避免食物直接接触塑料薄膜;尽可能不要在包裹上薄膜后在微波炉中高温加热。

6. 尤其不要让薄膜接触液体表面,而且冷热液体都不可以。

7. 使用带高效能HEPA过滤网的吸尘器定期清理家中的地毯和地板,减少室内粉尘伤害。

8. 从餐馆里打包回来的食物,回到家后要尽快放到玻璃容器中,永远不要用外卖塑料盒加热食物,也不要直接食用里面的饭菜。

至于亚历克斯的洗浴玩具?“Soft Landing”博客将其列入较安全洗浴玩具中,而生产厂商多次向我写信,证明这些产品“不含BPA、邻苯二甲酸酯和PVC”。所以我就让他继续啃玩具吧。

 

请参考我其他的有关于健康的文章


Originally printed in my New York Times China edition health column here. A translation of my original article, It’s Not Easy Going Green


喝不喝配方奶,这是个问题

toddler formula china public health 配方奶作为在中国工作的全科医生,我时常接触到忧虑的家长,他们最常向我咨询的问题之一,就是孩子满一岁后应该喝什么样的奶粉,哪种奶粉最适合挑食的宝宝,有没有哪种奶粉对孩子的身体与智力发育最有益。而我的答案则是:为什么非得让满周岁的幼儿喝配方奶粉?甚至更进一步,为什么非得喝牛奶?

尽管母乳对所有0-1岁婴儿来说,永远是最佳食物,但由于种种原因,母亲们可能无法实现全母乳喂养,因此婴儿配方奶粉已经成为全球数千万家长的选择。至于针对1岁以上幼儿的幼儿配方奶粉则是另外一回事了。幼儿奶粉是婴幼儿配方奶品牌在近年来的发明,目的是从对品牌忠实度很高的家长口袋里赚到更多钱。它们通常会标榜幼儿奶粉“相比牛奶营养更丰富”,“专为挑食宝宝设计”,并含有“支持免疫系统”的营养成份。没有哪个主流儿科或家庭医学团体,包括世卫组织在内,支持将幼儿奶粉作为任何健康儿童的首选。对于所有满一周岁的幼儿来说,补充钙质和脂肪及其他营养成分,最佳选择永远是母乳,世卫组织现在推荐妈妈可以母乳喂养宝宝直到两岁,其次则是牛奶,而且母乳和牛奶此时已经不应是孩子们的主要食物,在其均衡的饮食结构中所占的比重应越来越小。

儿科医生和营养学家对幼儿奶粉最大的不满,在于通常它们所含的糖分比牛奶更多,而且往往添加了额外的香味,比如香草精。2010年甚至还有一种巧克力味幼儿配方奶面市,在遭遇众多恶评后迅速退出市场。就以美赞臣(Enfagrow)即喝型幼儿配方奶为例,每100克这种配方奶含有7克糖,而100克全脂鲜牛奶只含有5克糖。也许这看起来不算多,但额外的糖分累积起来仍然不容小觑。

现代社会,对健康最大的威胁是糖尿病和肥胖,而精加工糖类和碳水化合物则对这两大顽疾贡献良多。所以,在有那么多健康食物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冒险让你的孩子爱上甜食,喜欢上甜甜的配方奶呢?幼儿配方奶还声称含有很多其他特殊的营养成份,而这些成份也确实对健康有益——可是,其他营养来源,比如蔬菜和肉类远比奶粉要更理想。温迪·斯旺森(Wendy Swanson)是一位西雅图的儿科医生,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在博客里写道:“我永远不会推荐这类‘配方奶’,和我交流过的那几十位儿科医生、儿科消化科医生、营养学家和儿童肥胖专家同样不会推荐。可以参考篇1篇2。这些奶粉对孩子有害无益……年满1周岁的孩子根本不需要配方奶,除非是在极少数个案里,由他们的儿科医生建议食用某种特殊的配方奶。”

我在加州时,发现只有个别家长让1岁以上的幼儿喝配方奶。可是在北京,我发现有相当大比例的家长没有让孩子喝鲜牛奶,而是喝幼儿配方奶,而在这些家长中又有中国人居多。而在中国的网店里,你能看到的配方奶种类也远比美国更丰富。为什么会这样呢?是中国挑食的小宝宝们不喜欢喝牛奶吗?

作为在中国生活了六年的医生,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了然于心:大部分中国人根本不信任国产乳制品品牌。说实话,我也很难去责怪他们,因为所有人都还清楚地记得2008年国产奶粉发生的三聚氰胺丑闻,导致6名儿童死亡,30万儿童生病。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5年,可在这里我找不到一个家长或一个医生,不管他们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能打保票说,某某国产乳制品品牌可以百分之百放心,对儿童绝对安全。我无法判断对本土乳企的不信任是否合情合理,但如果家长们决定不让自己的宝宝当小白鼠,我当然完全理解。但我也需要强调一点,即将是洋品牌奶制品也并非完全可靠,雅培可瑞康雀巢等知名品牌都曾因质量问题而召回产品。

于是,我们就要面对这独特的中国现象:家长们不信任本土牛奶,却又要让他们的小宝贝获得牛奶所富含的钙质和脂肪。他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作为一个小婴儿的家长,我已经与太太商讨过多次我们的孩子亚历克斯(Alex)满周岁后该吃什么,以下是我建议可以替代幼儿奶粉的食物:

本土有机牛奶:在北京,有少数有机认证的牛奶(和酸奶)得到了很多外国人和本土人的青睐。不过,我并不敢确保它100%安全。

进口高温灭菌牛奶:现在在中国的超市和网店,可以购买到大量来自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的高温灭菌牛奶,这也是很多人的首选。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类牛奶的味道,而且因其长途运输,我对它们造成的环境影响极为不满。但是它们价格非常划算,而且保质期很长,所以相当方便。

强化豆奶:相比牛奶,我更加喜欢豆奶的味道,而且自制豆奶非常容易。家庭自制的纯豆奶没有牛奶那么丰富的钙质,所以你家里的小宝宝需要喝强化豆奶。现在在中国的很多地区,尤其是在高档超市里,都能买到进口豆奶。此外,其他豆制品也是钙的优质来源,比如豆腐。此外,我住的小区超市里,有各种进口的大米奶和杏仁奶。还有些人喜欢羊奶。也许它们都是可能的备选方案,不过我个人对此没有多少研究,宁愿还是坚持相信大部分儿科医生的推荐。

酸奶和奶酪:我认为对任何年龄层的人来说,酸奶都比牛奶更好,这不仅仅是因为对大部分亚洲人而言,酸奶都更加易于消化。酸奶还含有大量益生菌,有越来越多研究表明,益生菌对健康有益,其中一项益处是降低肥胖可能。很容易在家自制酸奶。另一种极好的选择是片装奶酪,它富含大量钙、蛋白质、脂肪、胆固醇和铁。

罐装鱼:三文鱼和沙丁鱼都富含钙和Omega 3,而后者对大脑发育非常关键。罐装鱼其实更好,因为你可以连鱼骨头都嚼下去吃了!

绿色蔬菜:西兰花、羽衣甘蓝和深绿色的蔬菜都富含钙质。不过生物利用率才是关键:菠菜虽然含丰富的钙,但只有极少部分可以被吸收,所以不是特别好的选择。

钙强化食品:很多盒装橙汁都添加了钙,对于不喜欢喝牛奶而喜欢喝果汁的孩子特别有用。也有很多麦片添加了钙质。

复合维生素:儿童维生素可提供日常所需的维生素和矿物质,不过这只是万不得已时的选择,针对的是极其挑食的孩子或其他有某种疾病的儿童,在服用前最好先征求儿科医生的意见。

最关键的是食物的均衡和多样化——要保证孩子的餐盘里五颜六色,什么样的食物都有。

也许数年后,研究机构终于可以完成有关幼儿奶粉与牛奶的对比研究,评估配方奶对幼儿健康和发育的作用和影响。如果这些研究表明配方奶粉确实有益,同时世卫组织、美国儿科医生学会和美国家庭医生学会这些权威机构明确推荐幼儿配方奶,那么,我会考虑改变对它的看法。但至少是目前,在缺乏相关研究和专业组织推荐的情况下,我根本不建议将幼儿配方奶作为1岁以上幼儿的食物——即使在中国也同样如此。

 

请参考我其他的有关于健康的文章


Originally printed in my New York Times China health column.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is here: Toddler Formula: Scam or Savior in China?

食物安全:远离塑料

Original article: Food Safety Tip Of The Week: Avoid Plastics!


食品安全在中国已经是大家惯于关注的问题,而那些黄金法则中的一条便是:提高正确的食品处理方式的意识。比如,出于很多中国新闻报道中跟塑料相关的故事,我会更加小心面对塑料的选择,廉价的餐厅打包盒中的“影响内分泌”的化学成分,以及儿童饮水杯和奶瓶中的BPA成分都让我必须谨慎面对。这些新闻让我更加仔细地审视身边的环境,我们家决定首先只使用PE级的塑料打包盒装吃剩的饭菜。而后我们觉得这样做可能还不够,我们便慢慢地转变到只使用玻璃容器盛装剩下的饭菜。这样就避免了塑料包装盒,放进微波炉里也安全,并且还是一个绿色环保的选择,因为玻璃比塑料要容易回收得多。北京所有得大型超市现在都有出售玻璃饭盒。

我提到这些,是因为我非常担心我们日常生活的环境里充斥着这些潜在的有毒化学制品,我们的食物,我们呼吸的空气里以及我们日常的饮用水中;我感到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将潜在的危险降到最低。塑料,尤其是BPA,是随处可见的物品,而研究结果则表明它们可能含有对健康极为不利的物质,比如可能引起不育,癌症,心脏病和糖尿病等。研究并没有给出结论,但我认为基于预防原则,这已经足够让我们做点什么了,这种“预防原则”告诉我们,有责任站起来保护公众利益不收到可能的伤害,科学研究已经发现有可能存在危险。美国内分泌学会2009年的一个官方立场的文章也建议尽量少接触BPA以及其他“影响内分泌”的物质。

这样看来,一些简单的可以从家里开始的事情就有:

  • 将你所有的食品塑料盒替换成玻璃制品
  • 仅使用包装上注明了“PE”的保鲜膜。
  • 使用任何一种塑料保鲜膜的时候,尽量减少塑料和食物之间的接触以降低化学物质的残留,并且不要带着塑料包装直接使用微波炉加热,尤其要注意不要让塑料直接接触液体表面。
  • 回家后,记得立刻将餐厅打包盒中的食物转移到玻璃餐盒,很多外卖包装盒的塑料会将危险化学物质残留在食品上,尤其注意的是,醋会腐蚀塑料。
  • 绝不直接直接加热外带食品或者直接用外带餐盒就餐,这样的食品上的残留有害物质最高。
  • 如果你选择用塑料盒打包外带食品,请仔细研读一下这张“塑料代码图表”(塑料底部的中间带着1-7数字的三角)。最好能避免接触到3,6和7,使用1,2,4或者5会比较安全些。
  • 尽可能不要食用罐头食品,因为内里的塑料成分也可能残留到食物上。

从食品安全以及保护环境两个角度来说,筷子卫生在中国是另一个大问题。选择餐厅就餐的时候,使用塑料筷子或者金属筷子会比使用可再使用的木质筷子安全,因后者上的细菌和病毒很难被彻底清除(家庭使用中也有同样的问题)一次性木质筷当然相对卫生很多,但使用一次性木筷却是一个非常不环保的行为。我最喜欢的还是带着自己的便携式金属筷,这是一种从中间可以螺旋式拆卸下来装进一个小巧的盒子便与随身携带的设计。现在除了在单位用餐,其他外出时候我都用这筷子,我在“无印良品”购得这副筷子,但其他很多店铺都有出售这类筷子。

总之一句话,这些环保的预防措施,不仅对环境,对你和你的家人的健康都是有好处的。

 

Plastics rating chart

 


Translation: Sherry 翻译:王小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