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82013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rinted in my monthly column in Pregnancy & Parenting magazine 《母子健康》, available at magazine stands all over China. It’s their translation of my blog post about probiotics. You can read all my 《母子健康》articles here.)


一般来说生活在北京基本上就像生活在一个充满了毒物的世界里,每天被我们周围的空气以及吃的喝的“轰炸”,大家都努力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但会不会因此有人走到另一个极端:太干净?我们非常认真地保护我们的家人不被有毒物质伤害,但保护过度会不会也是一种伤害?这不仅是一个学术问题,很多科学家开始发现不是所有的菌类都是有害的。换句话说,就是细菌也分为益生菌和有害菌。越来越多的证据告诉我们新生儿在生命的最初几个月里需要暴露在一些菌类环境下,否则他们可能会产生一些免疫系统疾病,如花粉热,湿疹以及过敏反应——甚至在成年人身上发展为肥胖症。这种叫做“过度卫生”。

probiotics health children

比如,去年夏天的一个非常好的由400个家庭参与的研究表明,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一年内,对于那些有养狗狗作为宠物的新生儿家庭,宝宝患感冒或耳部感染以及抗生素的使用上比其他未饲养宠物的家庭要低30%。研究人员推断,与经常外出溜达的宠物狗狗呆在一起,孩子们可能会接触到狗狗身上携带的菌类,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对他们免疫系统的建立是非常有益的。但我们是不是要赶紧去买条狗回来?当然不是——尤其可能很多孩子对狗毛过敏。这个研究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种现象的,但它引起了非常有趣的话题:如果那些对狗毛过敏的孩子在出生后的几个月里都与狗狗在一起生活,他们还会不会对同样的狗毛过敏呢?
另外一个例子,有越来越多的例子证明,剖腹产的孩子可能更容易患哮喘或者花粉热。一项新的研究也显示,剖腹产的孩子在童年期比自然产的孩子患肥胖症的可能性要高两倍。分析其可能的原因也再次符合了早期是否暴露在各种细菌环境中的说法:剖腹产的孩子没有经过母体产道也就没有接触到顺产可能接触到的细菌,这样不能激发身体重要的免疫系统反应从而形成免疫能力。而或许经过产道接触到的细菌可能正是宝宝们从未真正运作的肠胃的最好”第一餐“,因为那些细菌群里或许正含有某种能够控制孩子体重的一类菌。

这就引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领域:益生菌。我们都知道“抗生素”是杀死坏细菌的,但我们的身体里大约含有几万亿的好细菌,他们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我们的消化系统内存在了很多特定种类的菌,它们担负着分解我们摄入的食物,刺激胃肠蠕动等重要的工作。抗生素,尤其是强效的抗生素,经常在清除病菌的同时也将这些益生菌一扫而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在服用抗生素后会有腹泻症状的缘故(许多女性还会有阴道酵母菌感染的病症)。

好在很多数据证明,服用抗生素的同时也摄入益生菌可以大幅度降低这类常见的服用抗生素造成的副作用——腹泻症状。一家生态协会的分析荟萃显示,服食益生菌能降低48%患腹泻的可能。当然有很多种类的益生菌,这样研究提示大剂量的(500万单位以上一天)的鼠李糖乳杆菌或布拉酵母菌是最为有效的。与我这项研究非常有意思,我确定会向我的患者推荐摄入多点益生菌尤其是在服用抗生素期间。

益生菌同时也是各种感染性腹泻的最佳康复药物,另一项2010年一项重要见就也表明服用益生菌会帮助身体更快恢复。所以是时候给你的家庭药箱里备上一些益生菌啦!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