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空气污染,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会真的害了你?

Silhouette young woman practicing yoga on the beach at sunset

如果神灯每年赐给你一万元人民币,然后告诉你这些钱只能为你的健康消费,那么对于生活在中国的你,会用这些钱做些什么呢?你会买空气净化器,还是买张健身房会员卡?有机食品配送服务卡,或者每日一次的按摩服务?也许我们应该重新组织一下这个问题:“哪那种消费方式对健康来说是物超所值的?”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你首先应该明白选择哪种生活方式是无害并有趣的,哪种又是有害的。

空气污染:有选择的余地吗?

很多生活在中国的人,都下意识地认为空气污染是健康的首要威胁,但这种说法是对的吗?现在该是让我们在智慧和学识上跨越小小一步的时候了。在我看来,空气污染是可以选择的,换句话说,是种可变更的风险因素。如果你不信,请先假装认可我的说法,试着将空气污染这个“致命的风险因素”和其他比较平庸的因素做比较——比如肥胖、吸烟、缺乏锻炼、糟糕的饮食及其他不良生活方式。

然后,我们从反角度看一下。根据美国心脏协会的观点,健康生活方式包括四种理想的健康行为:

  • 不吸烟
  •  不超重
  • 每周进行中等强度运动的时间大于150分钟
  • 每天的饮食中包含三份或三份以上的水果和蔬菜

美国心脏协会还列出了三大理想健康指标,分别为:总胆固醇水平低于200 毫克/ 分升;收缩压小于 120 毫米汞柱、舒张压小于80 毫米汞柱;以及空腹血糖低于 100 毫克/ 分升。

现在请你告诉我,这七项指标中你能有几项能达标?

别太在意,美国心脏学会所调查的7622 人中只有 1% 的人达到了所有七项指标的要求。不过,最为关键一点的在于:对于那些达到其中五项或多于五项指标要求的人来说,全因死亡风险要比那些七项指标都不合格的人低78% ,而死于心血管系统疾病的风险要低88%。仔细琢磨一下吧。现在,我们需要找到在这些理想的健康行为中,到底哪几项对健康更有好处。另外,它们与空气污染的比较结果又如何呢?

相对风险是关键

我是个数据狂,尽管我所供职的医院崇尚 “医学是一门艺术”,但我觉得实实在在的数字更能让我感到宽慰。面对健康结果的比较,我最喜欢使用的就是相对风险这个数据,即对比健康风险环境和非健康风险环境下疾病发生的比率。计算方法很简单:分子 (风险环境)除以分母非风险环境),你就能得到这一比率,即你的 “相对风险”。如果结果大于 1 ,就是正风险,小于 1 则是 “负”风险,即益处。

我们用空气污染和吸烟作为第一个例子。我在上一篇文章提过,在北京待一天相当于抽 1/6 根烟。我的很多读者都认为 1/6 根烟的量实在太低,无法满足他们的心理预期,听起来我这像是 “异教邪说”。各位,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这是真的,而且你们可以自行去查询一下C  ·雅登 波普博士 发表于20 11 年一篇研究中的数据。根据这一研究,我们可以计算空气污染、吸烟以及吸二手烟对于罹患肺癌的相对风险:

  • 空气污染(根据美国癌症协会和哈佛大学的研究):相对风险为1.14~1.21
  • 北京的空气污染:相对风险为1.49
  • 二手烟受害者:相对风险为1.21~1.28
  • 一天抽3支烟:相对风险为5.6
  • 一天抽半包烟:相对风险为7.7
  • 一天抽一包烟:相对风险为12.2
  • 一天抽两包烟:相对风险为19.8

根据数据显示,一天抽3 支烟远比生活在北京的空气污染中危险。普博士几乎是所有最重要的环境研究论文的作者或合著者。我是从20 12 年冬天开始准备写现在这篇文章的,自那时起,我对空气污染的狂热兴趣逐渐转型为一种学术性的好奇。似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的社会都极具热情地拥抱了西方的生活方式,在汲取了这种生活方式优点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吸收了其中最坏的东西,而这些坏东西正把这些社会搞得一团糟。

其中,我对肥胖尤其感到担忧,这是当代最普遍的问题,并在我的家乡美国掀起了一场惊人的危机。我每年会回一次老家,每次都会被“巨大号”的美国成年人和美国孩子吓一跳。我在美国之外生活了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很冷静地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人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在面临着多大的公共健康灾难。

目前,超过半数的美国人在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超重的,他们的体重指数达到了25 ,也就是 “正常”与 “超重”的临界值。体重指数达到25 ,会让患糖尿病的风险增加六倍,让患高血压的风险翻倍,而这只是对于轻度超重人群而言;35% 的美国人严格意义上来说都属于肥胖,他们的体重指数超过了30 ,患糖尿病的风险增加了四十倍。肥胖还增加了患癌症的风险:一项关于肥胖与癌症的研究显示,对于极度肥胖的人群(体重指数超过40 )来说,死亡的相对风险达到了1.52 ~1.62 。

Shanghai Skyline in thick Fog

说到底,怎么花那一万块钱?

就全球各国的疾病负担而言,中国与大多数国家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在发达国家人们所患的慢性病也同样折磨着中国人。因此,中国人也应该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一样,在生活中采取同样的常识性预防措施。

我遇到的很多病人花巨资购买了进口的空气净化器 (这些净化器经销商的利润是惊人的,真应该当众对这些家伙施以鞭刑),但是这些病人的问题在于超重,他们通过 “走路”来锻炼,或每天仅吃一两份蔬菜。我希望他们能意识到他们把精力和钱财花在了错误的地方。对孩子们来说也是一样,如果他们的父母还在为应该使用布鲁雅尔牌净化器 (Blueair )还是爱客牌净化器 (IQAir )争论不休,而他们孩子的体重已经达到了上限,那么我就有必要和这位家长郑重地谈谈孰轻孰重的问题了。并且,看在上帝的份上,哪怕你只是一名烟瘾 “不大”的烟民,也请忘了什么空气净化器,推掉什么健身卡,然后去开3 个月的戒烟药吧!

那么我会怎么花这一万块钱呢?家里那昂贵的进口空气净化器已经让我心力交瘁,更别提我还要不断购买耗材 (花费仍旧高得离谱)。美国心脏学会的三项健康指标我都满足,这一点多少让我有些得意。至于该协会提出的理想健康行为,我不吸烟,因此就只剩下体重和运动问题——这是现代社会的痛苦之源。我的体重指数徘徊在24-25 之间,多年来33 码的腰围已经有点难以承受腹部的尺寸。难道是北京的水太硬,以至于我的裤子在洗后都缩水了?我不得不承认我在慢慢地放弃和体重对抗——大多数四十多岁的男性都是这样。我也很擅长虚伪,因为我经常口若悬河地劝告病人要每周进行 150 分钟的中等强度运动,但我在运动方面却没比那些病人强多少。

因此在今年,我收起了我那辆电动自行车,开始在多数时间骑自行车去医院上班,即便在北京的严冬时节也是如此。运动已经成为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并不会像勉强自己去健身房那样成为一种负担。在减肥方面,我已经开始每天早上自制咖啡,这样就不用因为受到星巴克松饼的诱惑而去购买他家的太妃榛果拿铁了 (上面浇有鲜奶油)。

我的健康风险相对较小 (太走运了),因此我的目标也相对简单,而且很廉价。我可花不了一万块钱,因为我会用这笔经费来购买仅在中国才有的物质享受:两小时的按摩;三小时的卡拉ok ;在当地泡一天的温泉。正是这些在中国不起眼的事情以及这些累积的、便宜的享乐才能真正地让人涤荡身心。在中国或者在其他任何地方,心灵的健康都与身体的健康同样重要。

 

摘自《美国医生谈:我在中国的高水平健康生活》一书. 请参考我其他的有关于健康的文章

wechat600


Follow me on:
Twitter @RichardStCyrMD
Facebook @BainbridgeBabaDoc
Photography: richardsaintcyr.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