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与感冒:和传统中医的一场辩论

TCM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不久前,我在博客上讨论了中药 (包括中成药和草药)和流感之间的关系,我当时说自己很难找到支持或反对其有效性的有力证据。在那之后,我认识了格瑞格 利文斯顿医生,他是美国人,但在中国接受了•中医学教育,现在在杭州工作。我们通过邮件进行了一番有趣的探讨,现在分享给大家:

利文斯顿医生:如你所说,感冒是一种病。但是,中医不是对 “病”治疗,而是对 “征状”治疗。又如你所说,感冒可能伴随着多种不同的“征状”(比如热伤风和冷伤风),因此在中医里,针对感冒和其他疾病,没有统一适用于所有人的治疗方法。中文管这叫 “同病异治”。另外,中医关于传染类疾病——其中包括感冒——的理论极端复杂,想要精通并取得临床效果,你必须年复一年地学习和实践。

至于你提到的中成药,我个人不认为它们有任何效果。原因是:首先,因为它们是中成药,因此无法适应病人的独特 “征状”,即使一位合格的中医基于诊断对患者使用此种成药,除非其中的成分恰好完全吻合病人的情况,否则它的效果也不会特别理想。

其次,这些中成药的药效没有中草药好,因为后者是为病人量体制成的。再次,很多中成药的制作并非基于中医的中草药功效或传统药理学,而是基于西药和现代药理学。板蓝根颗粒就是最好的例子,它的功效在于具有抗病毒作用,而不是其能够发挥的传统作用。这种情况下,中草药就不再是中草药了,而只是根据西药理论使用的中国植物。你当然可以这么做,但中医药理学在此并无体现,并且这些植物的抗病毒效果也很微弱,所以这些药不中不洋,根本没什么效果。事实上,板蓝根颗粒或冲剂只对预防感冒有效,它也只能在这方面发挥微弱的作用,一旦你已经患了感冒,它就毫无价值了。说实话,我个人认为,它在预防感冒方面也是没有价值的。其他的一些中成药——比如双黄连口服液——也是基于此种药理学制成的,效果也很微弱。

感冒清热颗粒适用于冷伤风、轻微发烧的患者。很多感冒都是由冷伤风引起的,实际上这种药对于早期冷伤风感冒还是有些效果的,如果你有发抖、怕冷怕风、轻微咳嗽、流鼻涕等症状,可以考虑服用。

银翘解毒片针对的是热伤风,在非常轻微的发抖、轻微怕热、轻微口渴、轻微咳嗽和流鼻涕等情况下可以使用。

但话说回来,感冒 “征状”变化极快,所以事实要比这复杂一些。针对感冒,大概有一百余种不同的处方,如果你只吃上述几种中成药的话,保证收效甚微。这和西医一样:如果一个医生只会使用几种抗生素的话,你无法对它们的效果抱太大指望。

至于研究,肯定有很多中文研究,但是没有翻译为英文。不过,由于中医是针对个体的,你很难对它进行随机对照实验类的研究,因为后者的目的正是在于极力剔除个人差异带来的不同结果。

因此,如果对 100 个感冒患者使用同种中成药,效果肯定是不同的:一小部分完全对症的人效果不错;差不多对症的人看起来还可以;不对症的人完全无效;有完全相反症状的人则要受痛苦的副作用折磨。因此,随机对照实验对中医来说没什么意义。如果你想对中药的效果做此种实验,当然没问题,但这就称不上是中医了,它也不是传统的中医效果评估法,而只是在对一种草药进行现代药理学功能的评估。

我:你的观点对我很有帮助。我不太愿意向病人推荐中药——甚至对于同仁堂的包装成药我也保持怀疑。我们这儿有个中医大夫,所以遇到中药问题我都会直接去找他。但这件事还是很困扰我,毕竟,一切都事关药理学。很多西方非处方药都很有效,比如羟苯基乙酰胺和布洛芬,几乎能治疗所有人的发烧。不过,我们为什么必须假设中成药的效果要弱于单独的中医处方药呢?

利文斯顿医生:如果你完全依照现代药理学知识使用草药,那么你就是没有按照中医规则对它们进行使用,因此它们不再是中药,而变成了药房里的药物,只不过功效更弱罢了。当然了,药理学总是在起作用的——不过并不是药理学这种插上一脚的 “企图”(“企图”依照中医或者现代药理学理论使用草药)改变了草药对你身体的功效!重点在于诊断。既然西医和中医的诊断方式不同,它们对药物的使用也自然不同。这才是重点。

如果在适当的情形下给病人使用中成药 (根据中医诊断和治疗方式决定),它们会非常有效。不过我也说过,它们大体上是没有中草药管用的,因为:它们并非量体制成;它们的剂量比中草药也小。

我:如果证据证明板蓝根基本无效,为何每个中国人——包括我的同事和妻子都在服用?

利文斯顿医生:身在中国的人都听说过板蓝根有抗病毒功效 (的确如此,虽然效果很弱),它被宣传为一种感冒药,在官方认可的感冒预防配方中也被作为了一种认可成份,所以大家留下的印象都是这种药对感冒有效。但从个人经验来说——而且我的很多老师和同事也这么认为,它只对预防有效,而且效果很弱,但你因此不能说它是完全无效的。

另外,它并非被作为传统中草药使用,而是完全基于现代药理学知识被使用,因此不能将它视为中医用药,虽然它本身是中草药。这是将中草药当成西药使用,虽然没问题,但肯定不是很有效。中医能预防感冒,而且非常有效 (我经常出于此目的服用中草药,所以在身边人都生病的情况下我也很少得病),但需要再次重申的是,为了起效,你必须按照中医原则服药 (否则就不叫中医了)。简单来说,中医可以强化和调和生理功能,因此起到了提高免疫力的作用。

我:我自己也吃这些药!我妻子是北京人,每次我感冒时,她都逼我一天三次服用板蓝根冲剂和感冒冲剂。我希望能有效果,但说实话,很难判断我的感冒到底有没有因此变好。

利文斯顿医生:如果你都没注意到有区别,那只能说它们没有什么效果。如果能用正确的中医方法治疗感冒,疗效是很显著的。如果一出现症状就治疗,基本上一两天你就能恢复健康,或者至少能够预防疾病成为全面感冒。如果在感冒后期开始治疗,它能显著减轻症状,加快痊愈过程。剩下所有其他的情况都可以被称为无效,除非病人面对的是一场非常严重的流感,或者病人本身的体质过于虚弱。

● 我的底线 ●

十分感谢格瑞格为我提供的独特见解。听了他的话,我现在更不敢给病人随便开中成药了。我想我最终会成为他所说的那种“对症治疗”医生,只敢在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使用某些中成药。虽然据他所讲,这样就压根儿称不上是中医治疗了,但只有这样我才感到放心。我的底线是:给病人开药前,必须有数据,必须清楚了解病人的疾病状况。

摘自《美国医生谈:我在中国的高水平健康生活》一书. 请参考我其他的有关于健康的文章

wechat600


Follow me on:
Twitter @RichardStCyrMD
Facebook @BainbridgeBabaDoc
Photography: richardsaintcyr.com

Leave a Reply